於菟子

提前祝大噶新年快乐!大家都要身体健康!平安喜乐!₍ᐢ •⌄• ᐢ₎
——失踪系人口·楚

[蓝忘机x你]日日相思 岁岁常见

· 噢噢吃小饼干

· 夹心有私设

· 汪叽生辰快乐~




赏味期限✨


万树寒无色,庭院清风。


彷如个寻常日子。


不过你今日起了大早,正瞧着静室外亲自种下的梅花微微出神。


而每日准时起床的蓝忘机已沐浴好穿戴整齐,出来看到你静立着,有一瞬的诧异,要想你最是惧怕冬日寒冷,不睡到自然醒都不愿意起一下身的。


“怎么了,要先沐浴吗?”


蓝忘机吩咐好门生等会送来沐浴的温水后,上前来从后环住你的腰肢轻轻一带,整个人便和他紧紧贴合。


专属于他的某种沉默内敛的独占。


你闻着自他身上沐浴后独有的清雅淡香,心下恬然。转身嵌入他的怀抱里,不经意间看到了放置桌子上的衣物,好像是从未穿过的,便好奇问他。


“忘记了吗?”他下巴搁在你的头顶,缓缓道,“前几日的……”


你经他提醒,便想起来几日前,蓝忘机拿着一根软尺站在你面前的样子,说是要按例量体,为新年裁作新衣。


亲力亲为环过你的腰肢,虽面无表情,可是因为距离近,看到他耳边的红晕,你还借此好好的逗了他一番。没想到不过几日而已,居然这么快就赶制完成了。


你有些惊喜,伸手拉着他,忍不住在他的手心手背都亲了几口,又放到脸边蹭一蹭,开心道:“这日子真好,马上也就要新年了。”    


“嗯。”他的手贴着你的脸颊,冷淡的面容也软化了几分。


“那我家含光君今日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或者说想吃的?”


蓝忘机似乎想起些什么,面目沉静,室外的天光映得他脸庞美如冠玉,望着你,浅色的眸子里镀上一层淡淡暖色。


“生辰……你不必放在心上。”


那点小心思,早就被察觉了。


你知晓他对于生辰之事向来是不在意的,而他也不喜设宴。


平日里你鬼点子最多,有各种法子耍宝,也足够用心,都是希望他在这一天能够开心些。


此次却即逢新年时节,大家都忙着过年,连蓝家仙气缭绕的仙府上下都有一丝难得的烟火味。但忙碌起来顾不上其他也是真的。


如果可以,将这人间美好尽数送给他才好。


因为他值得。



早上温存了一会后,你抓住蓝忘机不在的空余,悄悄地摸去了厨房。还没进门,便碰上了蓝曦臣。


你与蓝忘机一样敬重和喜爱着和煦温雅的兄长,他朝你点点头,微微一笑,温润如水。


“想来忘机会很开心的,弟妹有心了。”说完便离去。


待你走进厨房,看到早已准备好了的全部食材,想起刚才的情景,含着笑意动起身来。


穿好围裙,洗净了双手,便开始揉面团。


生辰是少不了一碗长寿面的,你早就想着要给蓝忘机亲手做一次,以后便也都由你来做。


虽是新手,但做起来倒也简易,长寿面整碗只有一根面条,不用做太多,因为吃的时候不能弄断,但又想着可以看着蓝忘机一口一口,心里又不适宜的生起些逗弄他的心思。


面条揉好了,先放置着。煮一锅开水,待水快开时,把准备好的鸡蛋打进开水里,等待荷包蛋成型后起锅装好。再准备一锅水烧开,下入揉好的面条,静候一会后面煮至无硬心,便可盛入一旁已静心煮好的面汤里。


汤中已有肉末,清甜的青菜,你用筷子点水试味,清淡留香,一碗热腾腾的长寿面就做好了。



你将这碗面放在居室小桌上,拉过蓝忘机与你一同坐下,他先是微愣,再是目光凝在你身上,脸色微微动容,不语。


你好笑的用手指戳了戳他的俊脸,他却握住了你的手,轻轻地捏了捏你的指尖,皱了皱眉。


“天气冷,记得饮碗热汤。”


“好好好,含光君赏脸,快试试咱亲手做的这碗长寿面吧~”


你将碗推他近些,他这才重新把视线落在香喷喷的长寿面上,右手执筷,左手也不放开,就这样牵着你放在他的膝上。


他吃面的时候也是一贯的端方有仪,动作不快不慢,连面食吃起来都只有轻微的咀嚼声,极具欣赏性。额旁的两缕发丝垂在眼前,氤氲的雾气使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变得有些柔和。


待他落筷,你空出的手拿着手帕擦拭着他嘴角并无的水光,迫不及待朝他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


蓝忘机还是淡然的神色,嘴角却有着上扬的弧度,“嗯,很好。”


你忍不住笑眼弯弯,“阿湛,生辰快乐,每一天都要快乐~”


“好。”他握紧了你的手。



夜晚,你和他一同坐着,云深深处这本种满龙胆花的幽僻小筑前是一片萧瑟。但这冬日的暮空里,却难得的繁星漫天。


你是想融进这温情一刻里的,可抵不住寒冷,怂得只想靠着自家性格冷身子暖和得要命的含光君更近一些。


感受到凉意,蓝忘机注意力立马都集中到了你身上,拉紧你身上的毛绒披袍,有些担忧,“你……”


“不行,我就想陪着你。”


蓝忘机不语,见你神情坚定,便拉你起身。你坐到了他的腿上,裹在了他的怀里,耳边贴着胸膛,檀木香萦绕鼻尖,心跳声咚咚作响。


“可还冷?”


你摇摇头,“不冷不冷,暖和的很,嘿嘿嘿~”


夜深漫长,你忍不住和他说话,“阿湛,你说叔父看到我们抱得这么紧,会不会又说我们呀?”


蓝忘机双手收紧了些,淡淡道:“不会……”


“为什么呀?”


“他看不到。”


“阿湛,你居然学坏了哈哈哈哈~”


他的眼睛平视着,不知看往何处,眼角也染上了淡淡笑意,“随你。”


听出他话里的调侃意味,你心情却越发的好了,不由得开口唤他:“夫君。”


他闻言低头,“嗯?”


莹白如玉的指尖轻轻抚上他额间的抹额,温柔的碰触着。


“父亲和母亲在天上肯定是很开心很欣慰的,看到了他们的阿湛成长得这么好……”


龙胆小筑里的这扇门永远不会从里面打开了,而当年沉默等待着的小小少年,也有了他小而温馨的家,有所爱之人的陪伴。


“嗯。”蓝忘机在你手里亲昵的蹭了蹭,他几乎没有做过这样的动作,也是他少有的样子。


引得你鼻头都有些发酸。


夜沉深深,他浅淡的双眸里水色潋滟,仿佛盛着一片星光。


“生辰可还有什么心愿?”


“新年可有什么心愿?”


寂静片刻,连蓝忘机也想不到竟会和你同时出声,微微睁大了双眼,心里的最后一点愁淡也被冲散了,不由得看着你如亮晶晶的双眼,似在等待着你的回答。


满眼星河里,他的怀里,你想说的是什么。


你捧起蓝忘机的脸,盈盈笑意,“自然与你一样。”


愿所爱之人平安喜乐,事事顺遂。


愿与他永结同好,


日日相思,岁岁常见。




——————————


汪叽生贺赶上啦

今年的01.23是个好日子!

马上就是过年了~

阿楚在湖南祝大噶新年快乐啦!

新的一年,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和爱的人日日相思 岁岁常见/♡

[魔道乙女]家里的电器拟人化啦·贰

· 噢噢吃小饼干

· 夹心有私设

· 双杰篇



赏味期限✨


♡魏无羡


电热毯


1.

是最难熬的冬天,你本就畏寒,老早就用上了冬日必备好眠神器——电热毯。


也不知是不是闲置快一年的原因,总感觉今夜的电热毯比起之前要格外的烫些。


不得已,你挪动有些发汗的后背,打算掀开厚重的被子一角散散热,然而还没摸到被角,手指却触到了一块温热的物体。


你一下从迷迷糊糊的睡梦状态中清醒。


可安静下来,黑暗的房间里只能听见你一个人呼吸的声音,因惊慌还显得有些粗重。


幻觉吗?


你压下心底的不安,正打算转身查看时,一只手却突然从你背后伸出,松松的环在你的腰间,还带着莫名的暖香。


又好像有些不满这间隙些,随即一个热度有些烫人的身躯贴了上来,环紧了,将你整个包裹住。


“不要动……好困……”在这个夜晚不应有的男子的睡梦嘟囔在你耳尖响起,暧昧的热量、语气微喘,覆在了你的耳垂上。


“啊啊啊啊啊!”你卷着一床被子滚到了地板上。


“啪”的一声灯被你瞬间打开,暖黄的光线下,此刻侧着身子慵懒的支起一只手臂撑头,饶有兴趣看着你惊恐样子的人一袭黑衣,他揉了揉有些微红的眼角,双颊也似染了霞。


“哎呀,被发现了。”语调带着少年人的轻快,尾音上扬有些撩人。


2.

“你说电热毯?”裹着大被子依旧冻得哆哆嗦嗦的你躲在离床最远的角落里,与他对视着,“不是吧……”


“那,主人你冷不冷呀?”电热毯魏无羡看你一脸防备的样子仍笑得自在,下半身打着坐,上身却好似无骨般的微靠在床头边,一双极好看的桃花眼里波光流转,倒映着你的面容。


在看到你紧紧揪着被角,冻得有些发白的手指上,才不满的皱了皱眉。


衣角摩擦的声音响起,你看着他挪到床沿边端正的坐着了,然后朝你伸出双手。


两手微微晃动,一副需要安慰的样子。


“主人,快来抱抱羡羡~”


不知为何,撒娇对你好像很有用的样子。你将此归因于太过困乏了,脑子昏沉。


还有沉迷美色。


墙上的时间显示在凌晨两点半,你犹豫片刻还是妥协了,“那,那就只能抱……抱一会。”


“好~”他得到肯定的应许,笑得灿烂极了。三步并作两步走,连着被子和你一把捞了起来,走到床边轻轻的放上。


关掉灯,自己也乖巧的躺了下来,“那我们睡觉吧!”


你从被子里伸出头正好与他对视上,室内光线黑暗,那双眼睛好像亮亮的,还有上翘的嘴角。


“要不要一起……睡?”你说出这句话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到。


魏无羡迅速的抓住你的话头,直接一把掀开了你的被子,钻了进来。


果然是电热毯,你感觉他一进来,整个身体都像被热量给包裹住了一样,把冬日的寒气全都驱散了。


“主人,我可不可以再靠近你一些?”


你被暖意软和的不像话,睡意也一阵一阵袭来,点了点头。


感受被紧紧圈于他的怀抱中时,你思绪清明的最后一刻,好像说了什么话。


“温度低一点……不要太热了。”


他的耳朵一下染红,下巴贴着你的额角微微的叹了口气,吐息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3.

自从你家电热毯有了人体之后,你跟他的生活可谓是“春x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


没有春x苦短,起不来确实是真的……


时钟显示正午,你不知第几次努力想扯开腰间的手,身后的人还是依旧不动,也不松开一点。


“魏无羡!起不起来了!”你只好狠拍了他的爪子一下。


力度按理来说不是很大,他却极认真的痛呼了一声。


“主人……你干嘛打羡羡?”语气带着委屈。


你极力控制着不能又对他心软,以及尽量不去回想他睡醒时会闪烁着朦胧的睡意的大眼睛。    


“阿羡,起床。”


“不要……”


“快点起床,听话。”


“不起,不听。”


“你!”


察觉到你隐隐有生气的预兆,身后的他立刻动了过来,两只大手轻易把你扳过来,正面相对着,呼吸缠绕。


魏无羡眼睛里有水光,还会对你说话,对视几秒,又凑过来抱紧你,两只手环住你的腰,下巴搁在你的肩头。


蹭呀蹭,蹭呀蹭。


还生得起气吗?


“主人,喜欢阿羡吗?”


丝丝热气洒在颈间,又是以往那种他带着玩笑又似认真的语气。


算了,今天就给颗糖吧。


“喜欢,喜欢阿羡。”


“全世界最最喜欢啦。”


结果,抱着你的人却没反应了,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阿羡?”


余音尚在唇边环绕,脖子猝不及防被柔软碰触了一下,细碎的蔓延。


你:坏了,出故障了。


好端端的电热毯又莫名高热了。




♡江澄


电视机


1.

如果是手机跟电视机只能选一个,你会选哪个?手指默默指向手机,当然是它啊。


可你玩手机时有个习惯,就喜欢把电视机开着,声音不能太小,还必须调一个你喜欢的频道。


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手里的遥控器摁了好几次,电视机都没有一点反应。


你拍了拍遥控器,复又敲了几下,电视依旧停留在原来的界面上。


时间过去几分钟,就这样你都打算放弃挣扎了,拿起了手机。就在此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冷漠的气声。


“哼。”


你奇怪的打量四周,客厅里面静悄悄,手机一直都是黑屏状态。


你按动另一只手里的遥控器,想尝试关闭电视,又是一声闷哼清晰的传来。


“什么呀……是电视机吗?”你握紧了手里的遥控器,疑惑的朝电视方向看去。


同时,你家还显示着画面的液晶电视屏幕变成了紫色,然后在你的视线里,“咚”的一声脱离墙壁落了下来。


变成了一个细眉杏目的紫衣少年。


“呵,不就是个破手机。”他明明不在看你,你却感觉他锐利的眼神,像刀割一般。


“怎么,害怕?”见你不言,体态仍然透着一股傲慢自负,语气倒是软化了些。


2.

“这个,有这么好玩?”


你尚未平复心情,只能看着已经坐在你身旁的男子,距离虽然有些远,但是你的手机正被他以一种不太温柔的方式翻看着。


看就看嘛,脸色还越来越黑。


你正想上前去抢回手机,可他却知道你的下个动作般,皱了皱眉头,手机就在他修长指尖旋转了一周,然后被甩到离你更远的沙发角落。


“谁教你的一心二用,看电视就专心看。”


听听这语气。


“电视又不好看……”你努力使自己看起来镇静点,又忍不住反驳。


“嗯?”


抿了抿嘴,你探究的打量着他怎么看怎么好看的脸,莫名的来了些底气:“好啊,那你说现在怎么看电视?”

  

“真这么想看?”他站了起来,直直的看着你,脸上的表情看起来竟然有些犹豫。


所以是要变回去了吧?快变回去,快变回去吧,电视机变活人什么的,大白天的怪吓人。


“对!要看,想看,就现在!”你小鸡啄米式点头。


然后,奇妙的情节就这样展开了。


电视机江澄横了你一眼,心中的不快直接流露在脸上。


然后在你满怀期待的眼神里,面色冰冷,极不情愿的一把掀开了紫色的衣服,露出闪闪发亮的八块腹肌。


“仔细着看!”


3.

后来你知道了,其实江澄还是可投影式的。


你学着他抱胸的样子,坐在他的一旁,视线专注在前方的影像里,手机今天依旧躺在哪个角落,你有些无奈。


“哎?这个这个,我要看这个!”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不错的电视剧,男女主角的正蜜得冒泡泡,清水向里透出一股肉香味时,画面却蓦的一转。


变成了非常认真的教育频道。


“江澄!”你就差跳起来打他了。


“有什么好看的,这个更适合你。”江澄式嘲讽。


他眉头紧锁,板着一张脸看都不看你,你忍住,然后如往常般转个头去在背后把他骂了一遍。


殊不知他余光瞟到你转过去后,无声地长舒了一口气,面上有着不易察觉的薄红,如果看仔细点,脖根处红的最明显。


可是你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后来,在你的努力翻箱倒柜下,终于把很久没用过的遥控器给找到了。


不给面子是吧,我偏就要自己换台。


所以当你摆着和他一样表情,傲娇的掏出遥控器准备帅气的操作时。


江澄却看着将电视机配套遥控器拿在手里把玩的你,目光瞬间如冷电般的冰锐,双颊却有些不正常的潮红。


他缓缓走向你,面部扯出一个不自然的微笑,可恰好是这一笑,把他平日眉眼中凌厉生生化去了。


微微泛上水光的双眸还有些嘲讽的痕迹,在微挑的细眉烘托下,眼尾不经意间带上了点点媚态。你被这突生的诱惑,左手不由自主握紧了些,江澄脱口而出有些奇怪的声音,“嗯”了一声瞬间把你扑倒到了沙发上。


“江江江澄?”


你看着摔落的遥控器,转头和他清明许多的视线对上,好像明白点了什么……


江澄的脸一下黑,一下红,在你带笑的神情里,整个人往下压了几分,目光沉炽,有隐隐的火花。


“江澄?”


呼吸急促带着掩藏不住的心动,他的脸比你红的更彻底。


“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看爱情……”


“闭嘴!”


然后,江澄还非常好心的帮你闭嘴了。




——————————


真·失踪人口回来了

会慢慢写完的

祝每日开心/♡

元旦快乐~

祝大家新的一年,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魔道乙女]关于你喜欢的部位

· 噢噢吃小饼干

· 夹心有私设

· 曦/忘/羡/澄

· 阔怕的全程yy (୨୧•͈ᴗ•͈)◞︎yy



赏味期限✨

入口1

入口2



——————————


(等有时间我会申请一个ao3的~)

是咕了挺久的车

其实也是很久之前的存稿 修改篇

三次事多 见谅~

第一次发车 私设 撞梗 噢噢吃见谅~

有不妥的地方广泛听取意见

然后dd~上车啦

想不到阿楚的粉丝马桑也要有一个好看的整数了

不开开小车 好像有点点对不住这张合法的驾驶证

那 不如试一试?虽然可能是幼儿园校车……

有人愿意滴卡上车车的吗(小声)


[魔道乙女]家里的电器拟人化啦·壹

· 噢噢吃小饼干
· 夹心有私设
· 双壁先来试试水~



赏味期限✨

♡蓝曦臣


手机


1.

你只是出去倒垃圾的时间有些久,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客厅沙发上已不见手机的踪影。

你挠了挠头,一边骂着自己粗心,一边焦急的翻找起来。

这时,阳台外忽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引起了你的好奇。

可等你停下动作立马跑过去查看时,眼前的景象却让你呆住了。

一个高大的男人背对着你,身长玉立,白衣若雪,乌黑的头发长过腰际……

你大脑一片空白,几乎是惊呼出声:“你你……是?”

那人闻言转身来,白色衣袂随着他的动作轻扬。

你一恍惚,看清他的长相时,又仿佛是坠入了不真实的梦境中一般。

眼前的他,面容极为好看,眉眼温和,皮肤白皙,儒雅高洁宛如清月,俊美得根本就不似真人。

而那双注视着你的眼睛,是看一眼便让人深陷其中的极为温润平和的深色,仿若万般柔情都流淌其中。

你不禁有些入迷,男人似乎是看你这样,而后眉眼一弯,竟是笑了。

你又好像沐浴了一场春风化雨,全身只感到一阵和煦温柔。

他向你走来,在你身前站定。

低着头默默地观察你的每个细微表情,随后便缓慢而又慎重的将一件东西展于你的眼前。

“主人……终于见面了。”

白皙宽大的手心里,是印有你名字中一个小字的——手机挂饰……


2.

陪伴自己快三年的手机居然变成了人,还是一个貌美如花的男人,该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求问贴一发出,马上就有了一些网友回复,结果无一例外都是在笑你。

盆友,青天白日的做什么梦,写小说吗?

“害……”你退出帖子的页面,整个身子都瘫在舒适的电脑椅里,只能叹叹气。

就这样维持了几分钟,你感觉腰板都有些微微酸痛了,正想动一动身子,一声轻轻的开门声响起,伴随着的还有让你无法忽视的某“人”的声音。

“主人,用餐了。”

你闭上眼睛,暗示自己这一定还是那个梦。

殊不知网络同步的帖子信息早已经传达到了他的头脑接收部。

即使没有那些东西,他陪伴你的时间那么久,当然也最了解你。

手机蓝曦臣无奈的摇头轻笑,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宠溺,便走了过来直接将你一把捞起,轻柔而不容拒绝的圈于胸前。

“主人,你要如何才能信曦臣?”

小而低沉,如他这个人一样温润平静,却有着蛊惑般,让你的心瞬间软化。

许久,闷闷的声音才从他的温厚的怀里传出:“可我……以后想打电话怎么办?”

他低下头,额抵在你头顶轻轻蹭着,带着笑意的回答。

“像这样……”

咚咚,咚咚,是心跳的声音。


3.

如果想和自己的手机君谈恋爱,这是不是非常的……奇怪?

才相处没多久,你的心里就冒出了这个念头。

连看久了蓝曦臣温柔的神情,都只感觉一阵面红心热。

不妙,这真不太妙啊……

结论一下,你便决定问自己的朋友要几篇滋润灵魂世界的精神营养品,给干涸已久的少女心浇浇水,也顺便清醒清醒。

“臣臣~今天你自己先休息吧,乖~”

你满意的看着他本体乖巧的关机黑屏,深吸一口气,确定不会有什么异样后便乐呵呵掏出了N年以前的战斗机,颤巍巍的打开了少女睡前必备读物。

“嘿嘿……嘿嘿嘿///”

不用担心会被他发现的操作,你笑得有些诡异。

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你正沉浸于儿女情长、柔情蜜意的心脏预警中,手指在描写男主尺寸的画面上极其缓慢的滑动时,手机突然猛的一震,眼前的屏幕瞬间熄屏,你匆忙解锁,很是疑惑。

结果打开之后,你却发现什么禁的色情文学都离奇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本名叫《雅正集》的……

???

你感觉好像有一股热流瞬间冲上你的头脑,背后慢慢感觉到下陷的重量,同时伴随着一阵莫名的寒意朝你靠近。

心跳加速,你都不敢回头,只能暗自强装镇定。

“你……不是关机了吗?”

即使在黑暗里也有着超强夜视功能的他早已把你的窘迫模样和红的滴血的耳廓看的一清二楚。

一向好脾气的他,抿了抿嘴没有回答。

就在你以为一切将平静度过的时候。

视线被急速的翻转,你就被他压在了身下。

他的双手撑于你的头两旁,按住了你的头发让你不能动静。平时只会温柔看你的双眼变得有些幽深,带着夜晚的寂静,又有些暗色的危险。

他静静地凝视你,片刻,缓缓扇动睫毛,忽而眯了眯眼眸:“要试试……吗?”

你一惊:“什?么?”

他一只大手缓缓抚上你的唇角,嗓音低哑:“就是你知道那种……”

你彻底丧失了言语能力,当然也是默认。

漫长的夜晚,你在迷离之际无意瞥见他体内的电量。

88%……

不过,不管怎么样,你都如愿的和自家手机君谈起了恋爱。



♡蓝忘机

真·冰箱


1.

你终于买到了心心念念很久的大冰箱,国产名牌,还是今年一部特有名的古装剧x联名款。

等着商场的大哥一条龙服务帮你搬到家中放置好离开后,你便迫不及待的撕开了包装。

冰箱是纯白的多门设计,两侧有品牌标记,蓝色的云纹,比你的身高高了许多,抱起来也是一阵冰凉。

打开冰箱门,内部的空间也十分的宽敞。

“好想把自己变成冰棒放到冰箱里,放进去冻起来啊呜呜~”你的手慢慢的抚摸冰箱内壁,不由自主的发出感叹。

可还没等你爽几秒,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就在你摸来摸去的时候,指下无端的触到了一处热源,本是好奇的又摸了几下,温度还变得越来越高。

更夸张的是你朝那处看去时,白色的内壁都开始隐约透出一抹粉色。

不是吧……刚买就坏?

你心情顿时不好的停下了手,皱着眉头退出来想翻找冰箱的插头,顺便看看这冰箱的使用说明书。

蹲下来的的时候,无意瞥见冰箱中横生出来的一截白色的带状的长条。

……什么鬼?

你用力的扯了扯。

与此同时,一阵细微的动静从头上方传来。

你猛地抬头,就看见一名身着白色衣袍的男子也正看向你,似乎很惊异与你对视,他琉璃般的浅淡眸子里闪过一丝异色,见你将他拽落的扶额紧紧的攥于手中,眉眼竟是一闭,而后偏过头去,一副气恼的样子。

白皙如玉的耳垂却同时变得通红。

所以……冰箱大变活人了?


2.

不愧是你,居然淡定的接受了这个设定。

而且接下来和他一起生活的日子,过得还挺愉快。

冰箱蓝忘机人如其器,周身自带冷气场,面目寒霜,一双难得的浅色眸子剔透纯净,可也显得过于冷漠,生人勿进。

但你不是生人,你是它的主人,从一开始便强烈的认识到这点后的你,自然不也怕和他接触,甚至是撒开性子的那种。

因为调戏冰箱蓝忘机什么的,也太好玩了叭!

所以,这是你的日常。

“汪叽,变过来。”你立于他本体前,看着面前的冰箱,慢慢变成容貌昳丽,清冷严肃的少年,和你含笑的双眸对视。

你朝他伸出手,“给我那个~”

也不说是什么东西,乌溜溜的眼睛像个小兔子一样,还朝他一眨一眨。

他微怔了一会儿,好像察觉自己总是拒绝不了你这幅表情,便缓缓的从衣袍的大袖内,凭印象拿出东西。

可是他无论拿出什么,你都只笑着摇头,用期待的眼神看他。

客厅的茶几上已经堆了几样从他本体内拿出的东西,冰凉的寒气有些扩散。

不知是不是错觉,你感觉他有些无奈,本是在袖内摸索的手也垂了下来,定睛看你。

薄唇轻启:“主人,别闹……”

你这一下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眼角居然都笑出了泪水,你抬起手随意的擦了一下,才看到他耳尖又有些发红,眼睛却不离开你半分。

你蓦然一阵心动。

两只小手就环过了他的腰肢,感受到他轻微的僵硬,你抬起头。

“汪叽,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体型大耗电却那么少了。”

他不语,好像在等你的下文。

“哈哈哈哈……都是因为你动得少呀~”

你又笑倒在了他的怀里,全然没有注意到他浅淡的眸子里闪过的一丝意味不明的幽光。


3.

然后,在一个断电的夜晚,你终于深刻体会到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含义。

不对,这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君子,雅正都被吃了!

你看着面前一只腿跪着,一只腿屈起,双手撑于你身后床板与墙角的将你禁锢,俨然一副肉食者狩猎状态的样子的蓝忘机。

面前的温热和背后的冰凉,都让你有些气堵,内心憋屈的吞了吞口水。

然后,就听到了他几声不稳的呼吸声,又立马恢复平常,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汪叽,你到底……要干嘛?”

这个样子实在不像平时的他。

黑暗里你看不清的他浅淡的眼睛里波光流转,全然没有以往的冰凉,看着你,却不说话。

你尽量缩小着自己,心里有些莫名紧张。

忍不住用手抵住他越来越压近的胸膛,刚一碰到衣料,就感受到了他灼热的温度,烫得有些惊人。

你反射性的缩回了手,刚想开口询问,就被腰上传来的温度以及逐渐收紧的力度给打断。

力度有些大,仿佛要把你嵌进他的身体之中。

清冽的香气瞬间将你包裹。

“你!”

能感受到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你的脖颈处,耳边。

“主人,不是说……”

“我动得少吗。”

欲反驳之言,都止于他的唇间。

先是惩罚性咬了一小口,咬完之后含住轻轻吮吸了一下,随即逐渐深入,夺走你的呼吸,占据你的思想。

实在是太不像他了。

可是,你喜欢他的反差。



——————————

“主人。”

电器拟人可还好(冰箱蓝忘机断电有疑似醉酒反差效果哈哈哈哈就是喜欢g汪叽

应该会有后续?

初步定羡羡(电脑) 江澄(电视) 瑶妹(空调) 星星(电灯)

如果有觉得更适合的可以推荐一下~我康康۹(・༥・´)و

主要是三次事情比较多,更新会比较慢,不要介意~

后续在来的路上了,你们再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

祝每日开心/♡

[魔道乙女]夫人天生怕冷怎么办

· 噢噢吃小饼干
· 夹心有私设
· 曦/忘/羡/澄/星
· 冬天鸭(   :∇:)


赏味期限✨

♡蓝曦臣

夫人是个怕冷的小姑娘,

这才初冬,还带秋末微暖的柔风,

她就已经哆嗦得赖在了我的怀里。

“今年新购置的炭火已经在运来的路上了,夫人再等一等。”

云深不知处的冬天历来很短,可对她来说却是十分漫长。

我把她的手捂在手心里,偷偷的输送了一点灵流,才终于有了些温度。

她娇小的身子窝在我的怀里,像只猫一样的拱了拱,一张绯红的小脸抬起,笑得眼睛都弯弯的,像个小月亮。

“好的,夫君,爱你~”

我的小姑娘真可爱,但是撩拨人而不自知这一点……

忍不住抱得更紧了些,心里不由得生起一些歉意。

夫人,涣想让这个冬天更长一点呢。



♡蓝忘机

她怕冷,

不喜欢冬天,

却极喜下雪。

缠着我陪她看雪时,又要捏雪球打雪仗,我不准。

她扭头便喊上了经过的思追和景仪。

看她冻的通红的脸,不断拢着雪的小手,看她和思追景仪一起,心里有些不悦。

一个雪球打偏了过来,刚好落在我的脚旁,看过去的时候,她在咯咯的笑。

“阿湛,你也一起嘛~”

算了,什么都比不过她开心。

晚上果然又被叔父罚抄家规了。

她在夜灯下没写几个字,身子就开始发颤,我叹了口气,一把将她揽过抱了起来,果然一阵凉气直逼而来。

“亥时了,就寝吧。”

“不行,还没抄完呐……”

我带人一起压进被子里,不容她说话。

“睡觉。”

明日我与你一同抄写。



♡魏无羡

老实说,

我不太喜欢冬天。

以往在莲花坞时,与众师兄弟嬉笑玩闹,日子过得很快活。即使是感觉到一丝冷意,喝着师姐做的我最爱的莲藕排骨汤,也顿觉暖和极了。

而乱葬岗,只有沉闷的天幕和散不去的阴气。

可自从小娘子来到这里,我却有些喜欢这个漫天飘雪的季节了。

小娘子天生怕冷,这下就有了晚睡的缘由,我便可以拉着她在床上多赖一会。

就这样冬眠到春天该多好。

可听镇上的婆婆们说,姑娘家的身子不能长久受寒,对身体有很大的伤害。

我很担心,心想,可不能我的小娘子受一分寒冻,羡羡心都会疼死的。

小娘子手冷吗?牵着羡羡。

小娘子脚冷吗?来,塞到羡羡怀里。

要是还那么冷的话,

“不如试着做一点让冬天温暖的事情吧~”

“阿羡……我不行了,嗯……歇一歇好不好……”

“小娘子,我好爱你呀~”

我的身边有小娘子在,四季都好。



♡江澄

就没见过这么笨的女人。

怎么走个路还能摔地上。

“哈哈哈哈夫君你快快扶我起来~”

既然那么疼,怎么笑得还如此开心。

我嫌她在弟子面前有些丢脸,连忙把她扶了起来,碰到她的手时,那一下冰得我骨头都有些生疼。

为何又这么冷?

现下顾不得有谁在看了,我蹲了下来,她立马领悟,趴到了我的背上。

“阿澄你真好~”

我借着背着她的动作掩饰,鬼使神差的隔着布料捏了捏手上的部位,刚刚是摔着这里了吧,“疼吗?”

“嗯,还好。”

带着她浅淡莲香的热气洒在耳边,有些不舒服。

天越发的沉沉了,是下雪前的预兆,要快些回房间了。

“阿澄、夫君,好冷啊……”

冷干嘛不好好在房间待着,非要陪我早起监督弟子早功,“哼,笨的要命。”

可是,寒冬还是快点过去吧。



♡晓星尘

我的夫人有些怕冷,

冬天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裹得厚厚的,

像个小包子,但是很可爱。

窗外的雪人是昨日我与她一同堆的,见她太高兴,一时之间便有些纵容。

发热来得很突然,让她一晚上的辗转难眠,今早才退了下去。

不能再让她受寒了,是我的错。

无声的叹了口气,眼睛忽覆上一阵刺骨的凉意,打断了我的思绪,还带着鼻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让我逮到天上的仙子啦~”

都虚弱成这样了,怎么还有心思与我玩笑。

可我更多是内疚与心疼,赶紧把我的小包子抱在怀里,拉住她的手在嘴边轻轻呵气,希望能把自己的温度多给她些。

她的脸不再苍白,带着一点健康的红润,眼睛盯着我一阵,不知为何又红了许多,然后埋进了我的怀里。

还是不舒服吗?

她闷闷的声音才从胸前发出,“夫君怎生得如此好看……还有夫君的眼睛……”

我这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心里生起大概是称作幸福的满足感。

“我想那是因为……”

这双眼睛里只有你。



——————————

激情短打 我不造写的是什么

冬天!太冷了!

湖南的寒潮使我不得开心颜

不过,什么时候会下雪呢~

(期待脸.jpg)